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_识别领域_申博免费开户
主页 > 识别领域 >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 >

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

2020年05月29日 来源:http://www.www68tyc.com

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

文/河合雅司(《产经新闻》评论委员、大正大学客座教授、厚生劳动省讨论会委)

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


▲东京街景(图/记者于佳云摄)

 人口虽减少,家户数却增多 

事实上,日本的人口虽然逐渐减少,家户数却日益增加。

根据社人研于2013年进行的《日本家户数预估统计》,总户数将在2019年到达高峰,约5307万户,相对于2010年的总户数5184万户,增加户数多达123万户。

但每户的平均人口数则从2010年的2.42人持续减少;到了2035年,预计将减少到2.02人。接着,总户数也将自2020年后开始下滑,预估2035年时将剩下4956万户。

 为什幺人口数明明在减少,家户数却持续增加? 

答案很简单,因为一人家户,也就是独居户变多了。日本的家庭形态,从「夫妻加上2名子女」成为标準家庭的时候开始,就逐渐有了很大的改变。

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


▲示意图(图/记者李姿仪摄)

独居者并非突然增加的。

1995年时,一人家户占总家户数25.6%,这已经是很庞大的族群。到了2010年,一人家户更是跃居各种家户形态的第1名,比例高达32.4%,超越了由夫妻与子女组成的家户数(占比为27.9%)。

2015年的人口普查中,两者的差距更加扩大,一人家户占比增加到34.6%,夫妻与子女组成的家庭则减少到26.9%。

到了2022年时,1947年出生的首批团块世代迈入了75岁,因丈夫去世而开始独居的女性也将增多。换句话说,这年是「独居户」开始正式增加的年份,我们就称为日本的「独居社会」元年吧!

(编按:团块世代即日本战后婴儿潮世代,只约1947~1954年出生的族群。)

这般趋势今后将会逐渐加速。《日本家户数预估统计》推测,一人家户的占比将在2035年达到37.2%;另一方面,夫妻与子女组成的家庭则减少到23.3%。但回过头来看1980年的数据,两者的比例分别是19.8%与42.1%,简直和2035年完全相反。

独居者为什幺会增加呢?主要有3大原因。首先是越来越多高龄者不与子女同住。2015年的人口普查显示,65岁以上的长者中,有592万8000人,相当于17.7%的人独居;其中女性约有400万3000人,男性约有192万4000人。换句话说,高龄女性每5人就有1人、男性每7人就有1人独居。

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


▲示意图(图/记者陈世昌摄)

若比较2010年与2035年的统计结果与预估数据,受出生人数减少的影响,45岁以下的年轻族群减少,增加的反而是中高年族群,尤其是65岁以上。户长为65岁以上的家户中,增加率最高的是一人家户,从498万户增加到762万户,是过去的1.53倍;而户长在65岁以上的家户也从1620万户扩大到2022万户。

65岁以上户长在所有户长当中所占的比率,则从21.2%增加到40.8%。附带一提,预估2035年时,只由高龄夫妻组成的家庭将高达625万户;换句话说,户长为65岁以上的家户中,其实有将近七成是独居户或只由高龄夫妻组成的家庭。

前面也提过,独居高龄女性增加的主要原因,就是平均寿命延长与配偶先离世。但根据《日本家户数预估统计》显示,男性高龄者的人数也有显着成长,2010年时,男性户长为70至74岁的家户只有36万户,但预估到了2035年,将成长到59万户;户长为75至79岁的家户也将从28万户扩大到43万户。

至于独居户增加的第2个主要原因,则是未婚者的增加。无论男女,几乎所有年龄层的未婚率都提高了。50岁前未有结婚经验者所占的比率称为「终生未婚率」,2015年时,男性的终生未婚率为23.37%,女性则有14.06%。不建立家庭的人变得越来越没那幺希奇。

「家庭」消灭的危机

然而即使结婚,也不代表能够长久。离婚人数变多,也会使独居户增加,这就是第3个理由。根据厚生劳动省在2015年《人口动态统计》中的介绍显示,1988年的离婚率为1.26(每千人的离婚件数);到了2002年,却增加到近2倍的2.30,2016年的统计也有1.73。实际申请离婚的夫妻为21万7000对,登记结婚的人则有62万1000对。虽然也有离婚后再婚的,但简单计算起来,还是差不多「每3对夫妻就有1对离婚」。

「不与子女同住的高龄者变多」、「未婚者增加」、「离婚者增加」这3个原因乍看之下没有交集,实际上却有十分密切的关係。因为未婚或离婚而单身的年轻人,最后都将成为高龄者。单身的年轻世代变多,意味着将来的高龄独居者也会增加。再加上结婚的年轻人日后也可能与配偶死别或离婚,使得「打从年轻便一直单身」的人将越来越多。

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


▲示意图(图/记者于佳云摄)

如果不减少未婚或离婚的情况,日本将无可避免走向以独居为主流的社会。而这也是「家庭」消灭的危机。「家庭为社会的基础单位」这个概念再也无法成立,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将难以估计。

冲击最严重的将是社会保险制度,因为这个制度并没有将独居者的激增考虑进去。比方说在医疗与照护领域,政府的目标是充实社区整体照顾体系,打造让高龄者能在社区协助下继续生活的社会,帮助高龄者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迈向人生的终点。然而考量到现实问题,如果缺乏家庭支援,就不可能将重心从「医院或安养机构的照护」,转移到「居家医疗或居家照护」。

虽然内阁府也预估独居的高龄男性将会增加,但这是个更棘手的问题。普遍来说,一直以来都把人生奉献给公司的男性,年轻时并没有参与地区社群的经验,所以很多人虽然想在老后融入地区社群,却很难马上适应。

这些日益增多的高龄者,还有行动不便或遭到孤立的疑虑。即使身处需要照护的状态,或是因病而动弹不得,身旁也不一定有家人可以帮忙。要是附近连商店都没有、成为「购物难民」的话,更是攸关生死的问题。

*本文摘录自《未来年表:人口减少的冲击,高龄化的宁静危机》

边缘人危机!日单身、离婚激增

译者: 林咏纯, 叶小燕

 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