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谓真实 杨力州:纪录片是参与式的真实_现状圈新_申博免费开户
主页 > 现状圈新 >何谓真实 杨力州:纪录片是参与式的真实 >

何谓真实 杨力州:纪录片是参与式的真实

2020年06月17日 来源:http://www.www68tyc.com

何谓真实  杨力州:纪录片是参与式的真实

费时 10 年,导演杨力州跟拍布袋戏大师陈锡煌的纪录片「红盒子」受到瞩目。杨力州谈到他拍纪录片的哲学时说,纪录片中他不会隐藏自已的观点和存在,因为这样更贴近真实。

第一届英国台湾影展 4 月 3 日至 14 日登场,杨力州成为首届英国台湾影展选映纪录片导演。他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,自已原本是学美术的,是名美术老师;但他对拍纪录片产生兴趣,辞职报考南艺大音像纪录研究所,重新学习拍摄纪录片。

他一开始学习非常古典的纪录片拍摄手法,就是导演要像「墙壁上的苍蝇」一样,不要让被摄者意识到他的存在。但这幺多年拍摄下来,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变成苍蝇,没办法做到忽略自己的存在。

「红盒子」中,杨力州以摆放着戏神「田都元帅」的红盒为贯串全片的骨干,回顾亦宛然创办人李天禄的长子陈锡煌(从母姓)的从艺之路、与父亲李天禄的父子关係,也记录他宝贵的掌上功夫。

他说「红盒子」的中文片名就是「红盒子」,这个片名早在开拍时就决定,英文片名原本计画直译为Red Box,但拍到后来发现父子关係为重要命题后,就决定英文片名改为Father,更贴近纪录片的核心精神。

同样命名原则沿用下来,「红盒子」今年 11 月将在日本上映,日文片名将是直接了当的以「父」一个字为片名。

杨力州的多部纪录片都前进院线,「拔一条河」、「红盒子」等片更是有极好票房,在台湾的纪录片圈子实属难得。不过,他的纪录片也常受到学界「一点也不客观」的批评。

在前往八八风灾灾区拍摄「拔一条河」之前,他拍片时虽然也会表达观点,但有意无意会把自己隐藏起来,但在「拔一条河」中,他非常刻意让观众看到他的存在。

杨力州回忆,当时灾区没什幺地方可去,附近唯一的「夜店」就是 7 – 11 。他在那里读到英国作家狄更斯的话,「这是最坏的年代,也是最好的年代」。

他看到时觉得是胡扯,「最坏的年代就是最坏的年代,怎幺会是最好的年代」,但后来他懂了,如果有参与,最坏的年代就会变成最好的年代。

他说:「参与就变成我接下来拍的每部纪录片非常重要的角色。我再也不讳言让观众知道我的存在,我也不会把自己隐藏起来。所有记录的行为,都是一个参与的过程,这是我拍纪录片的哲学。」

这样的观点和做法引起很多批评,很多人都认为纪录片就是应该要客观、公正。杨力州说:「但谁能告诉我,什幺才是绝对的真实?这世界上有绝对的真实吗?」,纪录片是一连串被选择出来的真实,为什幺拍这里,不拍那里?为什幺剪这段,不剪那段?

他指出,纪录片非常重要的是导演站的位置,这代表了导演的观点。

事实上,当他询问被摄者问题时,就决定了态度,虽然他大可以把自己剪掉,把态度隐藏起来,「与其如此,我倒不如让每个阅听者看到我的态度,我觉得这会比把我隐藏起来更贴近真实。」

在「红盒子」中,他的观点就是陈锡煌,就是这对异姓父子(李天禄与陈锡煌)中的大儿子,陈锡煌在这个家族里是一个如此边陲的人物,「我想把这部纪录片的每一分、每一秒都放在他身上,这就是我的观点。」

 
上一篇:
下一篇: